中国美术家网[www.meishujia.cn]
韩志冰官方网站
#
#

        朱新建|笔正了以后,随便什么破笔,都会有锋

        作者:朱新建2018-02-24 08:53:56 来源:网络

          《打回原形》

          著:朱新建

          出版社:理想国

          出版时间:2015年3月

          一枝粗毫画美人,三言两语道人生——画坛老顽童的世说新语 。朱新建成长在人欲封锁的闾巷间,却自在地开出了自己的一片天。他三言两语,道尽世事万象;长篇短篇,说尽古往今来。逸笔草草之中的趣味也在字里行间活蹦乱跳。李小山说,画家的尊严和地位不是吹嘘出来的,是点滴积累起来的,是慢慢沉淀下来的。难能可贵的是,朱新建将他的任性快活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。他是画坛中的神仙,文人中的精怪,读他,岂止于画。


          色情|性

          我不喜欢看女人穿裙子,就喜欢看女人穿裤子,觉得性感,觉得色情,色情最重要,这是一个原则问题。

          张竹坡说读《金瓶梅》,生仿效之心的是禽兽,生欢喜之心的是小人,生厌恶之心的是君子,生悲悯之心的是佛。不知道老张生什么心,我不敢诘问自己,怕沦为小人或者干脆就是禽兽。

          色欲本身确实没什么意思,就像部队里吃的压缩饼干,除非你快要饿死。爱情这事也挺悬,至今弄不懂含金量到多少以上算金。情、色两件事加在一起,话就多了。多到可以去唱、去写、去画,没完没了。

          陈村说:“性,就是不知道拿自己怎么办。”说得好。人一般会被两件事“催”、“逼”,一是性,一是命。上海人说话叫“性命交关”,人被这两件事一催一逼,轻则昏头昏脑,重则还会发发神经。甚至于为了性去跟人以命相拼的,古往今来也不在少数。按《心经》的说法呢,色就是空,倒是省心了,也不用发神经了,也不用拼命了,但既然是“有色皆空”了,要命干吗用呢?


          画画|画家

          画一无是处的画是我一直梦想的事,假如有一天真能画出来,我就真的太牛逼了。

          画画永远是少数人玩的游戏,少数人在画,少数人在买,大多数人读印刷品而已。

          笔正了以后,随便什么破笔,都会有锋。先正着拿,就跟一个兵器一样,一根棍子或者竹竿,你横着扫没有多大力量,直着戳,都受不了。还有,心里有锋很重要,笔已经破了,已经被用得几乎没有水分了,心里还是很从容,姿势也对,那一下他妈的经常会出来很好的效果。飞白啊什么的,意到笔不到啊,全是这样出来的。

          如果中国画坛是个戏台的话,齐白石是极老态的模样,带着瓜皮帽,马褂长衫,看上去一点生命力也没有的一个人站在那里。一出场给人印象肯定不好,但是你会突然改变看法,看见他可以像乔丹一样在篮球场上横着飞。他的画有张力,吓你一跳,让你不能以貌取人。

          吴昌硕按道理讲是近代写意花鸟的一个所谓大家了,但我个人认为吴昌硕表达出来的这种人文境界是很差的。吴昌硕也算比较倒霉,假如没有齐白石,他可能聊备一格,因为突然出了个齐白石,他的作品就变得整个没有意义了。吴昌硕花鸟的画法,就好比是一件外衣,穿在吴昌硕身上是俗不可耐,不能看,同样的外衣突然到了齐白石身上以后,非常好看。

          宋徽宗赵佶是个败家子。他是一个非常差的皇帝,政治上一塌糊涂,又低能又胡搞,但他在ca88亚洲城上确实有非常大的才能。他不单自己画得非常好,还组织和奠定了中国绘画的基础。从现在的角度来看,恰恰是这些败家子留下来的文化成果对今天的人类来说非常重要。

          赵佶还有一个“老前辈”就是李后主了。这也是一个“白相朋友”。他们不像成吉思汗那么彪悍,那么痛快,成吉思汗痛快到公然声称“男人的快乐就是杀死敌人,抢夺他们的财物,蹂躏他们的妻女”......这个“英雄”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一些什么呢?李后主、宋徽宗们玩垮了一个国家,却把中国的诗、画妖魔化了一百倍。从此,中国的诗、画就像一个黑洞,除非你不去靠近,一旦靠近,很难不被迷进去,一直快活到要去死。


          当下社会|理想社会

          一个民族,老不让它在自由、温润的环境里,审美的气质就会弱化。不懂审美,光知道赚钱,那这民族挺可怕的。以前,我们骗小女孩,想讨好她,只要背三首唐诗,她就感动得要命,天天跟在你屁股后面。现在你不给她洋房,不给她汽车,她理都不理你。种群如果都变成这样,确实挺可怕的。

          眼下这个时代可以用一个词形容,就是“肥硕”。上了一大盘肉,觉得肉挺多的,但吃起来每一块都不是味道。对于中国文化,今天真的只剩顶礼膜拜的赞叹。中国的文化人越来越只玩他们自己的,越来越使文化和民间脱离。

          目光短浅的政府,可能只看到文学的利用价值,而稍微有点长远目光的就知道,文化不仅仅是文学这种白纸黑字的拍马屁。在整个历史时期,为了安定、繁荣、和平,普通的文化建设都非常重要,比如诗词,比如绘画,比如纯欣赏性的作品,不仅仅是字面上的东西,不是表面上的歌功颂德。稍微有点眼光的统治者,肯定非常重视这个,绘画能起的作用就是这种。且不说一张画、一件瓷器就能反映这个朝代是兴盛还是败落,强大还是弱小,就连一枚钱币的质量,也能显出气派如何。所以真正有点眼光的统治者,肯定不会忽视这些问题。

          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更加宽容,兴趣和价值取向应该更加丰富,更加多样,各种价值取向都有比较自由的生长空间,尤其是ca88亚洲城,在审美上面要有更加丰富的样式。当更加丰富的价值取向出现的时候,社会就会变得更美好一些,或者说更深刻一些,而不是单纯的赶时髦,也不是单纯的装典雅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责任编辑:静愚
          1. 田亚洲
          1. 李富贵
          1. 刘宇鹏
          1. 刘健君
          1. 孙旭
          1. 李雪山
          1. 王昉
          1. 党天才
          1. 李水泳
        联盟站点: 国画家网 油画家网 版画家网 雕塑家网 建筑家网 工艺美术家 紫砂ca88亚洲城网 书法家网 当代ca88亚洲城网 画廊网 美术114 摄影网 民间ca88亚洲城 美术高考 ca88亚洲城娱乐场_手机版登录网址_www.ca231.com 拍卖网 美术家网
      [会员中心] [注册]
      Processed in 0.071(s)   20 queries

      memory 3.991(m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