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美术家网[www.meishujia.cn]
韩志冰官方网站
#
#

        龙肚子里的激战

        作者:核实中..2013-08-21 21:13:48 来源:网络

          胖胖龙探头一望,只见隔壁这间牢房里的龙最漂亮,那鼻子、嘴、眼睛,都是正儿八经的龙模样,无可挑剔,但是却没有耳朵。更奇怪的是,这牢房中间还长着一根枝叶翠绿的树,上面结满了又圆又大的李子。

            那龙见胖胖龙瞅他,便嬉皮笑脸地扮了个鬼脸。

            胖胖龙觉得这个没有耳朵的龙一定很好玩,便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      “乖龙!”没有耳朵的龙嬉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“那你一定很乖吧!”胖胖龙猜测。

            “他乖?”站在旁边的比按哭笑不得地说,“他乖得过头了,懒得出奇,从来懒得降雨。玉帝一让他下雨,他就跑,老是旷工、溜号!”

            “谁说我没降过雨,我也降过一两回的!”乖龙嬉皮笑脸。

            “你降的那也叫雨?”比按轻蔑地撇撇嘴,“没掉下一两滴,看见下面哪个仓库里有好吃的,或是哪个饭馆正摆宴席,便刮起一阵龙卷风,全给卷上来,饱餐一顿!”

            “因为这件事就把他关起来了?”胖胖龙有点不安地问。他拿不准,自己以后长大行雨时,看见好吃的,会不会也这样。

            比按皱皱眉头说:“光这些事,还算不得敌我矛盾,顶多属于少年劳教,问题是他屡关屡逃,而且到处乱藏,一会儿藏到人的身体中,一会儿藏到古木的柱子里,要是在旷野无处藏身,他就会钻入牛角或牧童的衣服里,叫追捕他的雷神在牧童头顶上隆隆乱响。这一年,他已经逃跑八次了,最后这一次惹怒了玉帝,砍掉了他的耳朵。”

            “砍耳朵也不错,我还有李子吃呢!”乖龙乐呵呵地说着,从树上摘下一个又红又大的李子递给胖胖龙说,“吃吧,这是我耳朵变的,哥们儿请客!”

            看着胖胖龙将信将疑,乖龙又说:“不信,你问你哥,这可真是我耳朵变的!”

            比按无可奈何地点点头:“这事也怪,这小子耳朵一落地,便生出一棵李子树,还是新品种,结出的果实叫龙耳李,肉厚且无核,而且极甜,听说在下面什么博览会上,外商订货的还不少。没想到这小子在监狱里,耳朵倒先出了国。”

            “嘻嘻!”乖龙得意地嬉笑着,“畅销西欧、北美、东南亚,一出就是七八国呢!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咬了一口龙耳李,哎哟,顺着满嘴流鲜汁,真甜。

            “哥哥,你也来一口。”胖胖龙把李子递给比按。

            比按还有点犹犹豫豫,但看那李子肉又鲜又红,终于忍不住嘬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“倒也!倒也!”乖龙突然拍起手来,指着比按和胖胖龙大叫。不知他往这龙耳李里放了什么***!

            比按和胖胖龙头昏眼花,迷迷瞪瞪地倒在了地上,呼呼大睡起来。

            不知什么时候,胖胖龙和比按醒来,发现牢房里只剩下那棵李子树,乖龙却已无影无踪。

            “糟糕!那家伙跑了!”胖胖龙说。

            “他跑不远。这牢狱里布满了机关,且有许多小比按守在外面,没有我的令牌,谁也逃不出去。让我看看,这家伙躲在哪儿?”比按说着,一掀身上的鳞甲,取出一面圆圆的照妖镜,举在手中,三摇五晃,镜子呼呼闪出光来。

            比按用照妖镜向东一照,不见乖龙;向西一照,也没有。他再向南,向北,向上,向下,都照遍了,却连乖龙的影子也没找到。

            “别白费劲了,我在这儿呢!”胖胖龙的肚子里突然传出乖龙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“糟糕!他钻到我肚子里啦!”胖胖龙惊慌地捂着肚皮。

            “不要慌!我自有办法!”比按胸有成竹,“这乖龙又懒又馋,你只需三天不吃饭。我再把一块窝头放到你嘴边上,他只要闻到味儿,就会没命地钻出来啃窝头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你可说错了,”乖龙在胖胖龙的肚子里笑嘻嘻地说,“我这里有许多好吃的呢,我可以熘肝尖儿,爆肚儿,涮百叶,还有红烧肥肠,水晶里脊……”乖龙滔滔不绝,听得胖胖龙直流口水,心想,没想到这家伙还带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这么想着,胖胖龙忍不住低下头来,朝着自己的肚皮里喊:“喂!我说乖龙,这些好吃的,你可别全自己独吞,多多少少也给我留一点尝尝!”

            慌得比按忙说:“我这傻弟弟哟,他要吃你的肝和肠呢!”

            哇!胖胖龙这才明白,他吓得几乎昏了过去。拼命大叫:“乖龙哎,你可千万别吃,你不知道,我这肝得过肝炎,我这肺得过肺病,我这大肠……胆固醇特高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那我就吃心!”乖龙大大咧咧地说。

            胖胖龙赶紧说:“我那心也是坏透了的,不中吃!”

            乖龙倒满有主意:“那我就钻到你的喉咙口上张大嘴等着,你一吃东西就先到我的肚里,要饿也先饿死你!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傻眼了,他最怕的就是这一手了。他觉得嗓子眼儿痒痒的,乖龙说干就干,真的跑到那儿去了。

            比按一边用照妖镜照着胖胖龙的脖子,一边惊慌地叫:“哟,这家伙在你嗓子眼儿旁边还支起了个小帐篷,看样子,他真准备长期安营扎寨哩!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哭咧咧地:“哥哥,这可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比按苦着脸想了想,说:“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我也变作小虫钻到你肚里,把他赶出来。只是这个办法有些危险,我们在你肚里动刀动枪的,难免要碰肝触肺,你肯定会难受之极,还有,真要打起来,战争规模就难以控制,说不定从肚里打到大脑,把你打成白痴。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一听,脸都吓白了:“妈呀!千万别打,最好还是斡旋一下,看有没有最后一线和平解决的希望。”

            乖龙在里面大叫:“我绝不妥协,除非无条件把我释放!”

            比按对胖胖龙说:“你听听,他已把和平的大门死死关上了,看样子只有打了。”说着,“嗡”的一声,变成一只浑身带亮针尖的小虫,就要往胖胖龙的嘴里飞。

            胖胖龙急忙闭住了嘴。

            那小虫又向他鼻孔飞去,胖胖龙忙堵住鼻孔。

            那小虫又向他的左耳飞去,胖胖龙的一只耳朵也有东西堵住。

            “咦?这是什么?还带点香味儿。”飞在空中的比按惊疑地说。

            胖胖龙想起来了,他在二哥吃吻屋里吃东西时,曾悄悄把一粒巧克力豆塞进耳朵,想留着以后再吃。他脑瓜猛然一动,真是“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”,在这危急关头,胖胖龙居然想出了一个巧得不能再巧的主意。

            他从耳朵里取出那粒巧克力豆,一边向比按悄悄打手势,使眼色,一边大声说:“哥哥,你先别进去,等我吃完了这粒巧克力豆,有些力气,再看着你们打。”

            比按看了胖胖龙的手势,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于是身子一晃,变得极小极小,钻进了巧克力豆。

            胖胖龙随即把巧克力豆整个放进嘴里。

            乖龙正在他喉咙口仰脸等着呢,心想:“这个傻瓜,给我送好吃的来了!”他毫不犹豫,将落下来的巧克力豆一口吞下。

            胖胖龙吧唧吧唧嘴。

            乖龙得意地说:“甭吧唧,巧克力已到我肚里了!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笑了,大声问:“哥哥,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比按大叫:“弟弟,成功了!我已经在这乖龙的肚子里了!我先跳个国际最流行的霹雳舞给你看看!”

            比按在乖龙的肚子里蹦跳着。

            “妈哎!”疼得乖龙直打滚。

            “妈哎!”乖龙一打滚,胖胖龙也跟着打滚儿。

            比按说:“弟弟,你别慌,我马上去乖龙大脑,把他弄傻!”

            乖龙忙大叫:“你要弄坏我大脑,我也弄坏你弟弟的大脑!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慌了,身体不由得打起摆子来,发出的哆嗦声音老大,隔着两层肚皮的比按都听见了。他连忙安慰说:“弟弟,你甭怕,乖龙一向懒惰,根本分不清你肚子里的各个线路,说不定会把屎包当成你的大脑呢!”

            比按这么一叫,乖龙果然心虚了,在胖胖龙的肚子里乱哆嗦,弄得胖胖龙难受极了,心想:“他要再这么哆嗦下去,我非得胃下垂不可!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想到这儿,他也豁出去了,大声叫:“哥哥!你就大胆干吧!要傻也就傻我一个,我还有九个聪明哥哥呢,你们九个轮着侍候我一个,更舒服!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一咋唬,乖龙真的害怕了,在肚子里大叫:“我投降!我出去!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一张嘴,他口里飘出一股云雾,接着一条小龙举着小白旗飘了出去,落在地上,正是乖龙。他身体恢复原状后,仰着脸,嘴巴张得有脸的两倍大,可怜巴巴地叫:“比按大叔,您也出来呀!”

            “叫爷爷也没有用,这里冬暖夏凉,过了明年春节再说吧!”比按在乖龙肚子里说。

            胖胖龙为乖龙求情:“哥哥,你就饶了他吧!”

            “不行!”比按在乖龙肚子里不依不饶,“过去他逃跑了七八次,害得我扣了四个季度的奖金,说什么也得治他一治!十弟,这监狱不是久留之地,我指给你出去的路,你快去找你五哥吧,他干的可是好差事。他叫饕(tāo)餮(tiè),特别喜欢吃喝,住在鼎盖上。鼎就相当人们煮肉的大锅,他当然可以放量吃了。”

            胖胖龙忙叫:“我记住了,他叫‘掏帖’,对吧!”他专找好听的字记,又给五哥改了名字了。

          1. 刘秋琼
          1. 田亚洲
          1. 李富贵
          1. 刘宇鹏
          1. 刘健君
          1. 孙旭
          1. 李雪山
          1. 王昉
          1. 党天才
        联盟站点: 国画家网 油画家网 版画家网 雕塑家网 建筑家网 工艺美术家 紫砂ca88亚洲城网 书法家网 当代ca88亚洲城网 画廊网 美术114 摄影网 民间ca88亚洲城 美术高考 ca88亚洲城娱乐场_手机版登录网址_www.ca231.com 拍卖网 美术家网
      [会员中心] [注册]
      Processed in 0.108(s)   13 queries

      memory 4.025(mb)